咲夜☆さくや

歡迎到噗浪找我玩: sakura0w0
戳友互粉都歡迎☆

專產月歌,坑會努力填
本命為俳優的山崎大輝
歡迎勾搭( ´▽` )ノ~♡(?

公告

因為種種原因,7月開始咲夜的Lofter將不再繼續連載

之前發布的文不會刪除,只是之後發文會在其他平台繼續進行


之後發文將會在這個帳號繼續進行

咲夜☆創作用

7/1開始會解除友限,歡迎加關注

《世界的終焉》-月歌兔王國paro

01跌跌撞撞的日常

  我只是想守護,大家歡樂的日常。

  「唔……早上了嗎?」伴隨著鬧鐘的鈴聲,驅從床上坐了起來,按掉鬧鈴後伸了個懶腰,走下床拉開了窗簾,明媚的陽光照入室內,周圍瞬間變得明亮。

  迎來和平時一樣的朝陽,看著窗外的風景,驅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注意到懷錶的時間後,身體微微一震,頭上的兔耳也跟著微微的抖動。

  「來不及啦──」以百米衝刺的方式衝向了盥洗室,快速的將自己打理好之後,驅來到了一扇裝飾華麗的大門前,嚥了口口水,緊張地敲響了房門。

  「國王大人─始桑─您起床了嗎?」連續喊了幾聲都沒有得到回應,驅小心的推開了房門,輕聲地來到了華麗的大床前,看到露在被子外的黑色兔耳。

  「始桑,該起床了,春桑已經在會議室等您了。」伸出手輕輕地搖著裹在棉被裡的身體,輕聲的叫喚著。

  終於,被子裡的身體動了一下,伸出手揉了揉眼睛,驅走到窗前拉開了窗簾,明亮的陽光照入室內。

  「驅……嗎?」習慣了室內的光線後,始看清了站在自己眼前微笑著看著自己的人,帶著剛睡醒還沙啞著的嗓音叫著驅的名字。

  「國王……不對,始桑,早上好。」止住了差點喊出聲的國王大人,驅微笑著迎接這位不喜歡別人稱他為國王的國王的早晨。

  「嗯,早上好。」離開了溫暖的被窩,洗漱好之後接過驅遞來的帽子,戴上後對著房間內的全身鏡整理下衣服,拿過擺在床邊的權杖。

  「始桑,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輕輕抬起始的手,驅單膝跪下,像是祈禱一般的,在驅握住的手上,散發著微微的光粒,這是驅的能力,即使力量並不強大,但能夠讓對方在一整天內,避開微小的不幸。

  「你也是。」始微微的笑著伸手拍了拍驅的頭,隨後走出了房間,朝會議廳的方向走去。

  黑兔王國的一天,也是從這邊正式開始的。

 

  「驅──」離開始的房間,目送國王離開後,從身後傳來了呼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驅轉過頭,戀正從走廊的另一頭朝自己揮著手跑了過來。

  「戀,怎麼了嗎?」看著戀跑到自己的面前,驅疑惑的問著。

  「我等等要到街上巡邏,驅要不要一起去。」終於緩過氣來後,戀微笑的邀請著驅。

  「好啊,正好等等我也沒有事情,一起去吧!」想了想今天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了,只要在黃昏的時候回到王宮就可以了,於是答應了戀的邀請。

  「那麼就走吧,今天巡視的地方比較遠,有驅在就放心了。」得到驅的答應後,戀一時放下心來,而不小心將心中的想法脫口而出。

  「等等戀你不會是打算遇到什麼危險就把我當擋箭牌吧……」聽出了戀話中的想法,驅一臉懷疑的盯著戀,從前就發生過很多次戀邀請自己一同出城巡邏,而將戀所有的不幸吸引到自己身上的前例。

  「啊哈哈……怎麼會呢,何況王國現在在始桑的治理下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啦……」沒想到驅說出了自己心中正打算著的事情,畢竟自己一個人到離王宮那麼遠的地方巡視,難免還是有點不安。

  「那為什麼,戀你不敢看我的眼睛。」發現到戀避開著與自己對視,驅將臉湊的更近,直直地盯著戀的雙眼。

  「哪有啊,啊哈哈哈,驅你多慮了啦。」盡力的避開著驅的視線,想轉換話題卻又不知道從何下手,戀也只是乾笑著回應。

  「你看你很明顯的逃避了我的視線了!」

  「不管那個了,我們走吧。」不知道該如何向驅解釋,戀一把拉住了驅的手,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向城外的方向跑去。

  「等等,戀,回答我的問題啊!」

 

  「終於到了,驅你沒事吧……」抵達了森林後,戀喘著氣問著身後的驅。

  「除了你一開始拖著我全力的跑之外,我沒事……」

  「抱歉抱歉。」

  「北邊的森林啊……好久沒來了。」

  「自從之前始桑平亂了森林的騷動後就沒來過了,今天也是始桑命令我來這邊巡邏的。」

  「所以戀才不敢自己一個人來啊……」

  「就當作出門散步嘛,驅陪我啦──」

  「好啦好啦,既然都來了,就陪你一起巡邏吧。」

  「謝謝,最喜歡你了,驅。」

  「好─好─我知道─」

  「驅你好敷衍我……」

  「再不快點開始巡邏的話我們就要天黑才能回去囉。」

  「我知道了,那麼我們走吧。」

 

  「戀,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

  「森林,在躁動……」

  「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我們快點回去通報始桑吧。」

  「嗯……嗚哇!」

  「戀,怎麼了……哇啊!」

  「這是……」

  「從洞裡面,有聲音傳出來。」

 

  「白色的,兔耳?」

~~~~~~~~~~~~~~~~~~~~~~~~~~~

總之也是個坑

《懐かしい音》-榊夏来生賀

跟麗的生賀是同時進行的,所以ooc情況大概也差不多

總之好喜歡夏來跟旬之間的故事

~~~~~~~~~~~~~~~~~~~~~~~~~~~~~

「夏來,危險!」

「旬!」

一片血紅在眼前散開,朝著對方伸出去的手卻抓不到任何東西,眼睜睜的看著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人染上鮮紅。

 

「旬……」睜開雙眼,所見的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與剛剛的鮮紅呈現對比的潔白。

「夢……嗎……」從床上坐起身來,剛剛夢中的畫面歷歷在目,這是刻在自己心底,最深的陰影。

「我……奪走了旬的鋼琴。」那曾是自己憧憬的音色,是被自己所奪走的,即使旬原諒了自己,但自己卻始終無法原諒自己。

 

換好校服準備前往學校,夏來先走到了旬的家。

「不好意思,旬少爺已經先前往學校了。」

「是……嗎,謝謝。」原本都是和旬一起走到學校的,但今天旬沒有先通知自己要提早去學校,再加上昨天的夢境,不安的感覺在心底擴散開來。

 

「不行,夏來っち不能進來。」到了班上沒有看到旬的身影,而來到了社團教室後,卻被四季擋在門外不准自己進入。

「四季?」

「總之,夏來っち現在不准進來。」

看著四季死死的守著門不讓自己進入,夏來也只好放棄這個念頭,先回到教室。

 

「怎麼辦,夏來っち感覺好沮喪的樣子。」

「還不是四季說要辦什麼驚喜派對啦。」

「隼人っち當時明明也附議了!」

「嘛……算了,既然都決定要辦了,就要辦成功。」

「旬っち……」

「總之,快點準備吧,等等就要上課了。」

「好的!」

 

「夏來。」放學後,旬也是一聲不響的就消失了,夏來一個人默默地收拾著東西,突然教室外傳來了呼喚自己的聲音。

「春名……?」

「去社團教室囉,走吧。」

「诶?可是四季說,不能進去。」

「總之走吧,我可是接受任務要把你帶到社團教室去的。」

「任務……?」

「暫時保密,你到時候就會知道了。」

 

走進社團教室,熟悉的旋律響起,儘管已經好幾年沒有聽過了,但夏來知道,這是自己與旬初次見面的時候,旬所彈的曲子。

「夏來,生日快樂!」一曲結束,拉炮的聲音響起,其他三人異口同聲的祝賀著。

「雖然是用電子琴彈的,夏來,生日快樂。」

「旬……大家……謝謝。」

「生日驚喜派對是四季提議的,抱歉今天早上對你那麼冷淡。」隼人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不好意思地說著。

「順道一提,四季可是求了旬很久,才讓旬同意彈鋼琴的喔。」

「四季,謝謝。」聽到春名的話,夏來再次朝向四季道謝。

「欸嘿嘿。」

「旬也,謝謝。旬的鋼琴,最喜歡了。」

 

儘管心中刻下深刻的傷痕,但我依然迷戀於你的鋼琴,雖然可能不會再有聽到和當時一樣的琴聲的一天,但曲子不會消失,會成為我最為懷念的一部份。

《綺麗の楽章》-神樂麗生賀

第一次寫SideM的文,ooc大概超級嚴重

文裡面參雜著些許個人的私心...

~~~~~~~~~~~~~~~~~~~~~~~~~~~~

「都築桑─都築桑─」

「啊,麗桑,怎麼了嗎。」

「還說怎麼了嗎,工作的時間了喔,該走了。」

「啊,時間到了嗎……」

看向牆上的時鐘,圭開始收拾起桌上散落的樂譜。

「都築桑,那是……新的歌曲嗎?」

「嗯,剛剛才完成的,還好在期限內完成了。」

整理好後,圭將樂譜抱在懷中,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期限?」

麗疑惑的看著圭,最近沒有聽製作人說有寫歌的工作,那又是什麼的期限?

「嗯,期限。」

「啊啊,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了,都築桑,該走了喔。」

發現繼續下去的話會趕不上工作的時間,麗拉起圭的手往外走去。

 

「那麼,夏來桑,可以麻煩你嗎?」

「嗯,我知道了。」

「謝謝。」

 

「那份樂譜,是前幾天看到的……」

路過練習室的時候正好聽見裡面傳來了圭的聲音,忍不住好奇心偷看後,正好看到圭將樂譜交給夏來的畫面。

「好美麗的琴聲。」

練習室內傳來小提琴的聲音,雖然不太熟練,但卻是相當溫柔的琴聲。

 

之後幾天,工作一結束後圭就會往練習室跑,和夏來練習小提琴的合音,雖然感到很好奇,曾經有一次問過原因,但看起來圭好像不想告訴自己這件事的樣子,所以也就不再去追究,隨著時間過去也就慢慢地忘了這件事。

 

「麗桑,工作結束後,可以請你到這邊來一趟嗎?」

在某天早上,圭將一張寫有地址的紙交到麗的手上,雖然疑惑但還是收下了紙條,在工作結束後,跟著紙上寫的地址來到了一間民宅前。

「這裡是……」

正當麗疑惑著的時候,民宅的門被推開了,而在門口站著的是再熟悉不過的人。

「歡迎光臨,麗桑。」

「都築桑……還有榊桑?」

 

帶麗到位置上坐好後,圭走到鋼琴前,優美的旋律響起,被鋼琴和小提琴的樂音圍繞著,麗閉上雙眼,靜靜地享受圭和夏來所演奏的樂曲。

「不愧是都築桑,很美妙的樂曲,榊桑的琴聲,很溫柔。」

「麗桑,你知道這首曲子的曲名嗎?」

圭走到麗的面前,將一份樂譜交到麗的手上。

「不知道。」

「這首曲子曲名叫做《綺麗の楽章》,是麗桑的曲子喔。」

「诶?我的曲子?」

「嗯,為了當作麗桑的生日禮物,以麗桑的形象製作的喔,一想到麗桑,音符就源源不絕地湧出呢,還好在期限內完成了,也麻煩夏來桑幫我合奏。」

「拉小提琴,很開心,麗桑,生日快樂。」

「榊桑,謝謝。」

點頭致意後,夏來將小提琴收好,先行離開,屋子內剩下麗跟圭兩人。

「麗桑,生日快樂。」

「都築桑,真的很謝謝你。」

緊抱著圭給自己的樂譜,麗朝圭微笑道謝著,這是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

想看夏來跟麗哪天同台拉小提琴啊~~~~~~

突然浮個水換氣
消失了整整一個月,但現實依然忙碌中

這個月沒意外會有兩篇文出來,一篇其實已經打好了,等待時間發表而已,另一篇還在利用不多的時間趕稿中

【Existiert】Hod新

文章總整理

因為是跳著發的,所以就不管第幾章了...

中間葵的部分的劇情,在葵的章回中再詳細說明

(簡單來說暫時不會有)((被打

總結:卯月新生日快樂!!!

~~~~~~~~~~~~~~~~~~~~~~~~~~~~~~~~~~

01

儘管他為了自己而墮天,儘管他陪在自己的身邊,新的心底明白,他的心永遠不會屬於自己。

小時候的自己最深刻的記憶為一個四面都是牆的密閉空間,唯一只有在自己觸及不到的高處有一個窗口,以及一面牆下有個另一個小窗口,平時的三餐都是從那邊送入,而圍繞著自己的,只有無止盡的寂靜。

即使天族與魔族之間沒有歧視,沒有紛爭,但是出生為天族的他,烏黑的頭髮中藏著屬於魔族的小角,也因此被天族視為災厄之物,自有記憶以來自己身處於這個空間之中,沒見過任何的天族與魔族,沒有與人交談的機會,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將自己關進來,唯一知道的,只有自己叫做「新」這個名字,曾有一次,自己嘗試去握住為自己送餐點的手,沒想到卻立刻被揮開,也因此知道了,自己是被厭惡的存在,第二天開始,不再是那雙手為自己送餐點了。

而在這無盡寂靜的時光之中,有一個人闖入的自己的世界。

牆上的小窗突然打開,明明不是送餐的時間,好奇心誘使著自己上前查看,正當自己疑惑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穿過了小窗鑽進了室內,米黃色的頭髮、清澈的雙眼、一身純白的服飾,以及潔白的小小的翅膀,看起來是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天族。

「誰……?」

「啊,初次見面,我叫葵,我要怎麼稱呼你啊?」

「新……大概。」

「大概?」

「畢竟沒人叫過我的名字,我也是聽外面的大人談論才大概猜出來的。」

「是嗎……那我就叫你新了喔。」

「你是怎麼進來的?」

「唔……聲音,我聽見了很寂寞的聲音喊著我的名字,我就追尋著那個聲音來了。」

「總之這裡應該沒有你要找的那個聲音。」

「可是,新在這裡,很寂寞吧。」

「寂寞?」

「為什麼新會在這裡啊?」

「與其說我待在這邊,不如說我無法離開這裡。」

「诶?」

「這個,大概是原因吧。」

「哇!是魔族的角!可是新不是天族嗎?」

「這種事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總之我有記憶以來就在這邊了,也出不去,也見不到任何人。」

「這樣……很孤單吧。」

「吶,葵。」

「怎麼了嗎?」

「外面的天空,是什麼顏色啊?」

「很清澈的藍色喔,很漂亮的。」

「清澈的藍……跟你的瞳色一樣嗎?」

「诶?嗯,常常有人這樣說。」

「是嗎……?」

話題結束後,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葵突然發現了什麼似的突然站了起來。

「時間到了,我該回去了,不然夜會擔心的。」

「掰掰。」

「那個……新。」

「嗯?」

「明天……我還能再來嗎?」

「反正我也跑不掉。」

「那麼,明天見。」

敷衍地揮了揮手,看著葵鑽出小窗離開的身影,心中湧起了一股未知的情感。

 

就這樣,葵每天都來找新,維持著平和的日子,但是在一次葵離開的時候,外面傳來了吵雜的聲音,因為房間的牆也有些許隔音的影響,並聽不清楚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自那天後,在沒見過葵的身影。

直到一次,新在自己的餐盤旁發現了一根純白色的羽毛,裡面靠著葵的力量,承載著葵要對自己說的話,因為在離開新的房間的時候被發現,所以被現在無法再來找新,請求了許久,好不容易讓外面的人同意送這根羽毛進來。

新恢復了一個人的生活,明明只是恢復到跟以前一樣,但卻是如此的不適應,原來自己已經習慣葵的存在了

 

02

待在房裡的日子往常的無聊,不知道已經過了幾年,原本象徵天族力量的長髮,也不知道是否是因為頭上屬於魔族的角的影響,長到大約胸口處即不再長長,外面的世界究竟長什麼樣子,長大的羽翼使自己能夠飛到觸及最高的窗口的位置,但望出去的只有一片黑暗,究竟自己被關在什麼地方,究竟是誰將自己關起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新漸漸的會思考起這些事情,以及許下了許多無法實現的心願,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否如葵說的一般美麗,想看看天空的顏色是否如同葵的瞳色一般清澈。

就在新一如往常的躺在地板上無所事事的某一天,一個身影進入了新的視野中。

「你是……?」

新嚥了口口水,眼前這個人跟葵的氣質完全不同,如果將葵比喻為純白,那他就是純黑,感受到對方屬於魔族的強大的力量壓迫著自己,為什麼,魔族會來找自己?

「只是因為懷有兩股力量而遭天族丟棄的人,我給予你選擇的機會。」

「選擇?選擇什麼?」

「要繼續這樣的日子,還是成為魔族跟我走。」

「诶?」

「好好考慮一下,幾天後我再過來。」

話語剛落下,眼前的人就消失了蹤影,新眨了眨眼,伸手捏了自己的臉頰,會痛,代表剛剛的一切並不是夢境,對方離開後殘留的魔力殘渣是如此的冰冷。

確認是現實後,新開始思索起對方的話語,要自己選擇離開這裡或是成為魔族,要是離開這裡,就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看看外面的世界,以及外面的天空,只是離開後必定會擔負起守護質點的使命,沒辦法再奢望著葵有天能夠來找到自己。

 

幾天後,那個人如約的再次出現在新的面前。

「如何,做好選擇了嗎?」

「嗯,我要到外面的世界。」

正當新說完後,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在最後,自己似乎看到的對方原本毫無表情的臉,掛上了微笑。

 

再次醒來後,廣闊的天空與大地展現在自己的眼前,而那個人也站在自己的身邊,對方究竟是誰,又是為了什麼找上自己,此時的新沒空想這些,第一次見到的世界占滿自己的視野與腦中。

「這裡是你之後將要守護的質點,必須守護的世界。」

「我要守護的……世界。」

「這裡是第八質點─Hod,栄光,你現在身為魔族,不再不屬於任何一方了,記住自己身為魔族的榮耀。」

「是的,謝謝你……那個……」

「春,隸屬第7質點,同時姑且也是魔族的統帥。」

「謝謝,春桑。」

 

03

「完成了!」

眼前一黑一白的小兔子開心地跳著,背後也有著小小的翅膀,腹部類似「羽」的圖騰是新親手畫上去的,背後分別還有著天族與魔族的翅膀。

「那麼黑色的你就叫做Dark,白色的你就叫做Light。」

兔子彷彿很滿意自己的名字,揮動著背部小小的翅膀慢慢地飛到了新的懷中。

「……葵?」

跟兩隻兔子玩得正開心的時候,一位天族飛過自己的眼前,儘管多年不見,但新立刻就認出來對方就是葵。

偷偷的跟在葵的身後飛著,自從葵被禁止來找自己後,就再也沒見過葵,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上去搭話。

「等等,Dark、Light。」

兩隻兔子不約而同地從自己的懷中朝葵的方向飛過去,而新來不及阻止,葵注意到了兩隻兔子。

「小兔子?嗯?你是……新嗎?」

視線隨著兔子往上,眼前的魔族異常的熟悉,仔細搜尋自己腦中的記憶後,想起來是自己小時候見過的新。

「葵……」

「唔?!」「……!」

見面的兩人還沒開口接下去繼續的話題,耳朵別著羽的地方傳來了劇痛,此時的新注意到了,葵絕望的表情,同時也認知到了葵就是自己對羽的對象。

 

「葵……」

看著時隔許久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葵,已經不見當時一身純白的裝扮,潔白的羽翼染的純黑,衣服也變為深黑色,原本的長髮如今也簡短,但是仍然有一部份仍是天族的模樣,以及不知為何被戴上封印之鎖的右腳。

「我已經決定了,新,就如同你當初捨棄天族的身分一樣,我也要成為魔族,和你一起。」

「夜呢。」

「我跟夜……已經沒關係了……」

雖然葵表現的毫不在意,但對表情變化敏銳的新看的出來,葵雖然表現的不在意,但是在心底深處,還是無法剪斷對夜的思念。

 

儘管葵為了自己捨棄天族的身分,捨棄天族的戀人,墮為魔族,成為自己的對羽,但新知道,葵的心,始終不會屬於他,就算彼此的距離再近,心的距離卻再也不會更靠近了。

新沒有拆穿葵的謊言,和葵成為對羽後,守護著彼此的質點,偶爾聚在一起聊聊天,吃點葵做的點心,儘管是這樣的時光,對以前的自己來說也是無法奢求的幸福,比起被關在與外界隔絕的空間內,這樣的生活還是更好一些。

 

在某天,所有魔族同時都感應了,身處第一質點唯一一位六翼魔族的力量發生了變化。

「Dark,你到第一質點去,始桑的力量有點不太對勁,如果發生了什麼,春桑就麻煩你了。」

揉了揉由自己創造出並命名的黑色兔子的頭,春桑是自己的恩人,是他解救了自己,也是他賜與自己這樣的生活,最近感受到掌管第一質點的六翼魔族─始的狀況不太對勁,心中的打算,只有Dark可以替自己達成。

「Light,雖然我知道這樣對你有點不太好意思,可以麻煩你到第十一質點看看嗎?」

第一質點的始桑,和第十一質點的六翼天族是相對的存在,彼此的力量使世界維持著平衡,始的力量不對勁的話,第十一質點必定也會受影響。

看著分別飛離的黑白兔子,新嘆了口氣,回到了剛剛正在偷懶曬著太陽的大樹下。

「午後的太陽,真是舒服。」

這樣和平的生活,能持續下去就好了……

~~~~~~~~~~~~~~~~~~~~~~~~~~~~~~~~~~~

其實新的故事算是一個過度的章節

連結了年長部分的劇情,連結了葵跟夜部分的劇情,也連結了陽跟夜部分的劇情

雖然新在整體故事劇情中顯得不太主要,但因為有新,才會誕生他們的故事

小段子合集

文章總整理

最近入SideM入太深......

活動好難肝啊啊啊啊啊QAQ

以下月歌小段子是4/1愚人節系列

推薦先看完今年4/1官方推特再食用www

~~~~~~~~~~~~~~~~~~~~~~~~~~~~

【淚郁】

「淚?」

「我不是淚,我是水無月類喔,很類似淚的存在。」

「呃......我買了布丁,要吃嗎?」

「要!郁君謝謝!」

「看,這不是淚嗎。」

「郁君真是的,但看在布丁的份上原諒你吧。」


【葵夜】

「葵,今天沒事嗎?」

「嗯,新今天很忙的樣子,所以今天一天我放假喔。」

「今天是屬於新的日子呢。」

「也是,他期待今天好久了。」

「那麼今天的葵就歸我了嗎?」

「啊哈哈,那麼夜有什麼要求呢,我會幫你實現的喔。」

「葵陪在我身邊就好了。」


【春始】

「始今年難得的坦率呢,居然會唸出那句台詞。」

「春......」

「始,你舉起的手是怎麼回事,拒絕暴力喔。」

「只是物理的強制睡眠而已,沒有暴力成分的。」

「等等,始?!」

「好好地睡一覺吧。」


【久我雙子】

「壹星,我們,跟RED桑聊到天了耶。」

「恩,壹流,是難忘的回憶呢,只是回答不出問題真的很抱歉......」

「戀愛啊......會是什麼感覺呢?」

「不然問問看柊羽他們吧。」

「好主意,壹星我們走!」

在這之後因為被雙胞胎們問了戀愛是什麼感覺而差點鬧家庭革命的QUELL一家


【夜戀】

「夜桑......」

「戀怎麼了嗎?」

「那個RED啊,我都還沒出場就要我退場了,很過分對不對!」

「啊哈哈,果然是新啊......」

「夜桑~~~~~~」

「好啦好啦,那麼我做特製的味噌湯給戀如何,只有戀一個人有喔。」

「夜桑,最愛你了。」


【參謀】

「今天春你的出場次數還滿多的呢。」

「雖然最後差點被當成祭品,雖然剛剛差點被物理方式強制休息......」

「總覺得發生了好多事情啊。」

「所以呢,海,今天讓我留宿一夜吧。」

「沒問題喔!」

最後平安度過今天晚上的春


【隼始】

「始!始念了那句台詞!可惡啊,居然沒有錄音。」

「......」

「啊啊啊,能不能用魔法把時間倒轉啊。」

「隼,住手。」


【戀驅】

「......」(吃冰中

「驅桑......」

「唔,怎麼了嗎,戀?」

「為什麼是這種差別待遇啊!!!失戀RED你給我記住!」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了,我的冰分你吃。」

「驅桑......」

「不過只能吃一口喔!」

~~~~~~~~~~~~~~~~~~~~~~~~

順帶......

祝我自己生日快樂0w0

【新刊】月野帝國paro~傳說的故事~(試閱)

~傳說的故事~

【序】

  世界的和平在某天突然被打破,不知名的戰艦入侵,他們展開大規模的攻擊,僅僅「人類」之軀無法與他們對抗,但在這之中仍有希望的微光存在著。

  在他們之中,存在著反叛者,那是與人類對話成功,希望與人類和平共處的少數,他們化為指環,陪伴在所挑選的適合的人類身邊,雙方一起對抗著戰艦,希望迎來最終的和平。

  而一切的故事由最後一位傳說級戰艦─玄武的配適者者出現的那天開始說起。

 

  「終於出現了嗎……繼朱雀與青龍之後,最後一位傳說級戰艦的配適者……」隼望向天空,在這時刻,帝國的所有人都發現了,玄武的配適者出現了,那是他們一般人所無法比擬的力量。

  「玄武的配適者……嗎?」春緊握著拳頭,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第一艦隊下一任隊長的他,就在這時體會到,超越他的存在出現了。

 

【人物介紹】

第一艦隊

睦月始

「帝國的存亡嗎……我對這沒有興趣。」

傳說級戰艦之一─玄武的配適者,就在某天突然地出現在帝國,他究竟如何出現的、為何在這之前沒有人感知到他,仍然是未解之謎。

 

彌生春

「始的存在,讓我那麼長久的努力,瞬間化為烏有……」

在始出現之前一直被譽為是下任第一艦隊的隊長,雖然一開始與始有著許多的矛盾存在,但在某天,他和始消失在帝國內半天,連感測器也感測不到兩人的位置,回來後,春轉為輔佐並支持著始,也是那天起,他戴上了眼罩。

 

卯月新

「世界消失了的話,不就見不到漂亮的姊姊們了嗎。」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相當輕浮,將心獸取做小玉也是因為貓咪比較受到女生的歡迎,儘管這樣,該認真的時候是個能夠認真的人,一旦認真起來戰力甚至能追上春。

 

皋月葵

「新真是的……但是認真起來的新,很帥喔。」

新的青梅竹馬,擔任輔佐新的工作,也擔任第一艦隊的情報官,整體素質不適合戰鬥,因此基本上都是擔任後勤的工作。

 

師走驅

「這場戰役的突破口,就交給我吧。」

擔任第一艦隊的游擊兵,常和戀一起搭檔出擊,其嬌小的身軀成為最大的武器,常常為戰役打開突破口,迎來最後的勝利。

 

如月戀

「可不能讓愛看到我丟臉的一面呢,如月戀,出動!」

擔任第一艦隊的游擊兵,和驅一起搭檔出擊,妹妹如月愛隸屬於第五艦隊,為了讓妹妹看到自己帥氣的一面而努力著。

 

第二艦隊

霜月隼

「真不愧是始呢……那麼我也要努力喔,海,一起走吧。」

帝國的王子殿下,是第一位傳說級戰艦的配適者,其實並不在乎世界的存亡,一直在等著玄武的配適者,始的出現,唯一能夠命令隼的也只有始。

 

文月海

「真是令人頭痛的王子大人啊……」

擔任隼的輔佐,對於隼感到頭痛,但卻不曾質疑過隼的決定,而這些決定往往也是帶來正面的結果。

 

葉月陽

「哈啊─真是麻煩……」

第二艦隊攻擊部隊隊長,儘管身手再好,但就是毫無幹勁,認真起來的話甚至能比上海,最害怕的是來自夜的抱怨。

 

長月夜

「陽,不要再偷懶了,該工作了喔。」

帝國第一位雙心獸的配適者,在擔任第二艦隊的傳信官同時,也常常為研究部提供數據,自從進出了帝國研究所後,身體的狀況漸漸變差。

 

水無月淚

「隼給我的一切,我會好好的珍惜……」

帝國皇室的親戚,體弱多病,但自從得到了隼不知道從哪邊拿來的戒指後,成為了心獸的配適者,身體狀況也日益好轉,擔任第二艦隊的後勤工作。

 

神無月郁

「我想要報恩,小時候救了我一命的他。」

小時候家鄉慘遭攻擊,被迷之心獸救了一命,參加了適應試驗成為配適者,擔任第二艦隊的游擊隊。

 

第三艦隊第一小組

大原空

「呦西!龍桑,我們走!」

在原守人

「空,等等啊,不要衝那麼快!」

神樂坂宗司

「淚跟郁變強了啊,廉也在努力,我也不能輸。」

宗像廉

「我想成為,和宗哥一樣強大的人。」

七瀨望

「大家熱熱鬧鬧地聚在一起真的很開心呢!帥氣的帝國第三艦隊隊員,七瀨望,參上!」

 

第三艦隊第二小組

衛藤昂輝

「真的很意外會成為青龍的配適者之一,既然成為了,就要努力才行。」

八重樫劍介

「笑容是最重要的,儘管身處險境,一定也能微笑著通關的!」

櫻庭涼太

「那麼,你們要拿什麼東西來交換我的情報呢。」

藤村衛

「昂君、劍君、涼君都在努力著,大哥哥我也不能輸,來認真工作囉!」

 

第四艦隊第一小組

篁志季

「接下來的工作,里津花,幫我拿來吧。」

世良里津花

「我們的隊長又在工作了,矮腳雞3號,來杯休閒的茶如何呢。」

奧井翼

「真是的……就這樣被志季那個工作狂捲入這麼大的事件中。」

村瀨大

「唉……翼,認真一點。」

 

第四艦隊第二小組

和泉柊羽

「英知、壹星、壹流都是我重要的家人,不會讓你們奪走的。」

堀宮英知

「奪走我和平的日常的傢伙,我不會原諒的。」

久我壹星

「壹流,我們也要努力才行呢。」

久我壹流

「柊羽跟英知,生氣起來真的很恐怖呢……」

~~~~~~~~~~~~~~~~~~~~~~~~~~~~~~~~~~~~~

總之就是這樣(?

新刊出版日期2018/04/41

敬請期待

【Existiert】第一章 Kether 始

文章總整理

前篇連結

【後篇】

~~~~~~~~~~~~~~~~~~~~~~~~~~~~

03

「還是跟以前一樣……」在一片純白的世界中,兩個魔族並肩走著顯得特別突兀,始一邊走著一邊觀望著周邊的景色,不知不覺兩人就來到了一座白色的宮殿前。

在兩人剛走到大門前的時候,似乎感應到一般,門緩緩地打開,讓兩人進入,始熟悉的帶領著春來到宮殿深處的房間前。

打開了那扇純白的大門,跟整個世界一樣,純白的白色,而唯一一位六翼天使正坐在房間中央的床上。

「隼……好久不見了。」緩緩張口喊出那已經幾百年沒有喊過的名字,只見對方緩緩回過頭看向自己,眼中仍然帶著那無盡的愧疚。

「始……」純白的六翼天使愣愣地看著自己,帶著不確定的語調喊著自己的名字,眼眶泛起了淚水彷彿隨時會潰堤一般。

「魔族,你們之前搶了我們之中的一位六翼天使還不滿足,現在又要把隼搶走嗎?」一直站在一旁看著的另一位天族發現了春的存在後,隨即警戒的擋在隼的面前,手中凝聚著力向,隨時能朝對方打過去。

「海,等等,我沒事的。」看到海隨時要開戰的動作,隼連忙制止,自己是不會變成魔族的,不僅是為了天族,也是為了始。

「隼,離開之前我跟你說過的,你並不需要愧疚,變成魔族,是我自願的。」不知道是從前朝夕相處的關係,還是因為成為對羽的關係,始總能隱約的趕知道隼的想法,儘管自己對隼說了那麼多次不用在意自己成為魔族的原因,但是隼眼中那份懊悔始終消散不掉。

「可是,始你捨棄了潔白的羽翼成為魔族,我也有一半的責任。」始墮落為魔族的畫面再次浮現在腦海中,隼低下頭,這件事一直牽絆著自己,一直不知道再次相見時自己要用什麼表情來面對始,結果始卻如同沒事一般的和自己對話著,反而更讓隼覺得無地自容。

「天族與魔族,本來就是相對的存在,兩邊需要有一定的平衡才得以在這個世界中穩定的發展,力量的不均等只會導致世界快速的滅亡,因此才會需要另外一位六翼魔族的存在,你還要負責統帥天族的眾人,而我,則是帶領著魔族。」知道隼所在意的事情,始嘆了口氣,無奈的笑著和隼解釋著,解鈴還需繫鈴人,隼心中這個結,只有自己能夠解開。

「你真的不會後悔嗎?」抬頭看著始的雙眼,還是和自己記憶中一樣,堅定而認真的眼神,也是自己所羨慕的眼神。

「我什麼時候對我的決定後悔過了,再說,我現在也過得很好。」對隼微微一笑,始將視線轉向自從進到這房間來後,一直站在自己身邊警戒著海、保護著自己的春身上。

「是嗎?始你找到重要的人了啊……」順著始的視線看過去,正好這時候春也對上了始的視線,即使是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春視線中的佔有慾一覽無疑,和自己,算是相反的類型,也為此,始才選擇了他吧。

「算是吧,春他沒有我可不行,我也不能沒有他。」

「呵呵,還是第一次看到始那麼溫柔的眼神,我會吃醋的喔,身為你的對羽。」輕輕的笑出聲來,如果始是幸福的,那自己為何要為了過去的事情而糾結,甚至影響到了始的幸福,也影響了自己的幸福,心中的最後一道鎖終於解開,身為始對羽的存在,不是緬懷過去,而是祝福著他的未來。

「你自己也不是有嗎?剛剛還護著你呢。」說完後稍微用眼神示意著隼身後的方向。

「海嗎……?我們大概,還沒辦法達到你跟春那樣的關係吧。」隨著始的目光看了過去,一直站在自己身後守護著自己的海,微微嘆了一口氣,自己跟海,終究無法跟始和春一樣吧。

「自己的故事是由自己走出來的,你們沒有必要像我和春一樣,做你們自己就可以了。」

 

04

「春……」回到了第一質點的世界,始看向了跟在自己身後,從離開了隼的世界開始就一直沉默著的春。

沒有回覆,春拉著始的手,一路的往房間的方向走著。

「等……等等,春!」沿路被春拉著,雖然隱約感覺的到春沉默的原因,但是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口。

.

.

.

.

.

.

後續呢(?

因為找不到哪邊可以看,所以麻煩到網盤看啦~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e7pj21hygcDs0DcvQZepuA

密码: frbu

鍵接暫時替代方案
https://paste.plurk.com/show/2622334
這個網址可能要翻一下,不過是確定能看的0w0

白色情人節小段子合集

文章總整理

來騙個更

~~~~~~~~~~~~~~~~~~~~~~


【昂空】

「那麼衛,我出門囉。」

「恩,昂君路上小心。」

抱著今天下午精心準備的禮物,加快腳步趕往約定見面的地點。

「啊,昂,這邊這邊。」

「抱歉啊空,讓你久等了。」

「不會不會,我也剛到而已,話說昂今天難得有時間呢。」

「為了你...空下來的。」小小聲地說著,沒有跟空說過為了今天自己特地在一周前先把工作的做完的事情,還麻煩了劍介涼太和衛他們。

「嗯?昂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事沒事,這個給你,白色情人節的回禮。」

「謝謝,白色情人節能跟昂一起過真的太好了。」

「我也是喔,能跟空一起過很開心呢。」


【戀驅】

「驅──」

「怎麼了嗎?ko...唔?!」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迎面而來的人塞了什麼東西。

巧克力甜甜的香味瀰漫在口中,驅嚥下了巧克力後一臉疑惑地抬頭看著戀。

「白色情人節的回禮喔,情人節當天驅有給我巧克力對吧,我可是特地請教愛教我做巧克力的喔!」

「所以這是戀親手做的?」

「對啊,怎麼了,難道不好吃嗎?」

看著眼前以為巧克力不好吃而慌張的戀,驅忍不住笑了。

「很好吃喔,謝謝,戀。」

「驅喜歡就好了,想要的話我隨時都可以做給你吃喔。」

「真的嗎?」

看見驅閃閃發亮的眼神,戀溫柔的笑著。

「不管什麼時候,只要你想吃我就會做給你吃,所以你不要想離開我喔,驅。」


【春始】

「ha─ji─me─」

「什麼事?」

「真是的,始也對我太冷淡了吧,難得我那麼用心準備了...」

「所以說,你準備了什麼?」

「這個。」拿出一個巧克力後,春將巧克力放入自己口中,吻上始的雙唇,並將自己口中的巧克力推入始的口中。

「春......」

「好吃吧,春桑特製的巧克力喔,只為你準備的。」

「那麼,再來一顆吧。」瞄到春身後放著巧克力的盒子,始伸手拿了一顆放入春的口中,眼神示意著春接下來該做的事情。

「真是的,任性的國王殿下啊。」嘴上雖然抱怨著,但依然傾身上前吻住了始的雙唇。


【淚郁】

「郁君。」

「怎麼了嗎,淚?」

沒有回答郁的問題,淚直接吻上了郁的雙唇。

「淚?!」

「隼說,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在情人節當天收到禮物的人要回禮的節日,郁君在情人節有送我巧克力,但是我又不知道要回送什麼,所以...」

「難道你親了所有送你巧克力的人嗎?」

「沒有,只有郁君是特別的喔。」

「诶?」

「隼還說,這樣子郁君一定會很高興的。」

「雖然我很高興沒錯......但是......」

「但是?」

「淚,隼桑說的話不要什麼都聽啊。」

「但是隼沒說錯啊,郁君很開心吧。」

「是這樣沒錯啦......」

「而且還看到郁君吃醋的臉了。」

「呃...啊...淚,麻煩你忘掉啊......」